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▎官网进入 > 影视影评 > 而後者的戲份雖少卻極為關鍵,所有的情緒只可

原标题:而後者的戲份雖少卻極為關鍵,所有的情緒只可

浏览次数:117 时间:2019-10-03

撇開劇本有點特意堆砌新聞故事的感覺,《一念無明》可以算是近年又一部能夠反映香江中下階層社會風味的電影。大概應該說,港產片本來就應該要回應當下的時代,而《一念無明》的無力壓迫感,就好像回應當下徬徨失措的香江。

【每個人都有意中人,但每個人都以孤獨的】

電影主線是有關一個鬱躁症病者(余文樂)如何重投社會的旧事,然後再逐步交代其余旁枝,包含:阿東與情緒不穩又失去自理本事的母親(金燕玲(Jin Yanling))相互「折磨」的關係;阿東父親(曾志偉)為彌補當年逃避照責任,現在怎么样重新面對鬱躁症兒子;前未婚妻Jenny(方皓玟)經歷過替前男朋友欠債還錢、幸福家庭夢碎的鬱結…這些人亦是構成阿東「鬱躁」的成因。

在社交群里看见了這句話,讓笔者想到了這齣近来大熱之作。

同时《一念無明》亦很貪心地,塞進了重重Hong Kong社會怪現象:富含劏房眾生相、「錢搵錢」投機主義的社會風氣、通街拍录放上網的第三者心態、僵化的醫療制度(覆診時跟醫生的對答絕對令人會心苦笑)、照顧患病老人的情緒壓力問題、精神病康復者的社區歧視…貫穿整部電影的調子既壓抑卻又明白,彷彿是你作者时时在報紙见到的新聞杂谈大成,加上特意冷靜的鏡頭及攝影,電影的確會令觀眾看得很壓抑苦悶。

一個家家,負能量在惡性循環:
金燕玲(英文名:jīn yàn líng)飾演的母親嫁給了不富貴的相恋的人曾志偉→金燕玲(英文名:jīn yàn líng)開始了對亲戚漫長的謾罵生涯→曾志偉用专门的学问來逃避妻子,渴望以此來緩和家庭→金燕玲(英文名:jīn yàn líng)最愛的小兒子遠走美國,老公不在身旁,沒有朋友,全体的情緒只可向留守家庭的大兒子余文樂宣洩,逐漸染上躁鬱症→余文樂辭掉工作照顧母親,卻日漸被母親的情緒摧毀精神→金燕玲先生的奇异身亡,余文樂的旺盛治療,曾志偉重拾父親的剧中人物,照顧余文樂→余文樂不穩定的情緒病,是或不是也會摧毀曾志偉的精神?

不過传说卻沒有一味涩悶,劏房鄰居的少年小孩子「余老闆」不時童言無忌地與男配角交换,以至以东方之珠獨有特色改編《小王子》,絕對是神來之筆,縱使旧事並沒有童話式的大團圓結局,兩父亲和儿子相對而望卻表露出「人間應該還有望吗?」的知命感,就像電影利用《小王子》的名言「一個人唯有用心去看,你技能看見一切。因為,真正关键的東西,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。」作結尾,算是壓抑下的自己安慰吧?

電影中余文樂一家除了用明線展现金燕玲(英文名:jīn yàn líng)對余文樂的影響,也是有暗線表現出余文樂從小到大,在親子關係中,一贯沒有堂哥受寵(小學的家長會因為和兄弟撞期,父母以致不約而同地都參加了姐夫的),而至於在照顧母親的過程中,無論做多少努力,也無法比得上遠方的哥哥,進而在這種不一致等的愛的交给中,辛劳得很。

幾個主演演得特別好,除了不出所料的曾志偉及金燕玲(Jin Yanling),余文樂及方皓玟絕對美观,前边叁个有须臾间令人思维「這是自家認識的余文樂嗎?好目生!」,而後者的戲份雖少卻極為關鍵,不只包含對前未婚夫富含幸福幻想被破滅、經濟陷入絕境…等各種從愛變恨的情緒累積,還有情緒崩潰後碰着宗教後自認獲得「精神救贖」,但那是真正的救贖嗎?個人要跟信众朋友聊過後,才知晓寬恕包裝下的恨意,不只激情到男二号舊病復發,還諷刺了「宗教分享」一把(對宗教的领悟還是太膚淺…),方皓玟在短短兩三幕戲中表現極為深刻,值得一讚再讚。

看来這樣的家园關係,不由得拾贰分惊讶,在作者的成長時代,雙親的關係也猶如金燕玲(Jin Yanling)和曾志偉,父母總因為金錢、本性等問題相互折磨,家裡的低氣壓,父母的負能量,也曾經讓笔者感歎“笔者以至沒有激情變態,真是萬幸”。
作為一個天蝎座,實在太能驾驭這種因為原生家庭的情緒,而導致的疑心和乏力,正如片中的余文樂,他极力想維持家庭,拒絕送母親到福利院,要親自照顧母親,但卻在這樣的活着中,困住了和谐。

《一念無明》並非沒有劣点,就說有趣的事的能力來說其實未算成熟,但身為香港人在電影中阅览與生活接軌的壓抑與無奈,很想跟人分享這份共鳴。

面對躁鬱的母親,內心壓抑的情緒無處安置,最終將自个儿練成了另一個金燕玲先生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bebebebebu  全体,任何款式转发请联系作者。

片中有幾個片段,令人十二分動容:

在劏房租客圍堵曾志偉,希望他和余文樂能搬走的時候,在那之中一名租客說:“讓一個神經病窩在這麼小的屋企里,沒有病也困出病來”。內在的情緒壓抑,困獸鬥的蝸居環境,的確是能讓人腦病。

常年逃避家庭的曾志偉,在和小兒子通電話時,輕聲地問了一句“是或不是享有東西都足以判給別人呢?”此時,他隐隐,不知要怎麼做,才得以挽救余文樂,到底是要將余文樂送會大雾山急诊,還是繼續陪伴在旁?

而同樣的說話,他在面對精神病家屬們也說了,但這次他卻堅定了“不是有着東西都足以判給別人”。
情緒病人病人,须要包容,须要愛,這次,他不再逃避。

當一些情緒找不到讲话,即便再頑強的生命,也會有被打壓的一天。
帶著沉重的預期,走進戲院看《一念無明》,帶著一絲輕鬆走出戲院,起碼病人自身沒有放棄,那麼社會,也期待能給出多點宽容,畢竟每一個人都以孤獨的,你的一絲絲寬容,可以給別人一點溫暖,何樂而不為?

© 本文版权归小编  Lamebum  全部,任何款式转发请联系小编。

本文由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▎官网进入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而後者的戲份雖少卻極為關鍵,所有的情緒只可

关键词:

上一篇:要演技没演技,演员演技什么的...就不多说了

下一篇:没有了